秦葭莳

楼诚不拆不逆,衍生不逆随便拉郎配。写多少看心情和时间,可以催更点梗,不接受无理取闹。天台、双曼不逆,风镜、台丽也可以。
微博秦地蒹葭岂有知上只有肉,需要者自取蟹蟹。

补档《谁说两个Alpha不能好好的(六)》

【楼诚】剪刀要气死了

       各位好,我是一把剪刀,明公馆的剪刀,锋利又明亮,阿香姐姐经常用我剪布料。

       今天比较特殊,我被明楼――我当然知道他叫什么,大姐天天那么大声喊他――拿起来跟一堆白花花的绷带一起放在了桌子上。

       哦,大概今天我要剪绷带吧。

       以前我也剪过绷带,明诚明台小时候没少爬树翻墙,大姐给他们都包扎过,还有换药,我都用得上。

       我最喜欢阿诚哥,长得帅,还有那么漂亮的手,他拿起我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激动的发抖。不管他用我剪什么我都会很卖力呢!

       啊!阿诚哥进来了!他坐下了!他是不是要用我了!

       等等!为什么那个胖子去解他的衣服扣子了?

       呜――明诚哥哥受伤了!谁干的!我非要戳死他不可!

       等等!为什么那个胖子不用我去剪绷带?我还等着亲密解除我阿诚哥的腰我阿诚哥的肩我阿诚哥的肌肉呢你怎么就开始一圈圈的拆了?阿诚哥你都不反对的吗?你面对着我,面对着一把剪刀啊,任由他手动拆绷带,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明显阿诚哥的良心还是痛的:“大哥,有剪刀。”

       可是那个胖子日月木娄明显没有良心:“剪刀有我好看?”

       阿诚哥笑都不敢太大:“比你好看多了。”明楼刚想教训他两句,阿诚哥立马缩肩,“疼疼疼!”明楼瞬间心软了,手上动作轻的不能再轻。

       看着看着我被阿诚哥的美貌迷住了,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阿诚哥说我比那个胖子好看,开心的想咔咔咔的剪东西!

       可是好像哪里不太对……日月木娄!你是不是故意的!就是不让我接触阿诚哥!而且阿诚哥,我要是真比那个胖子好看你怎么把眼睛黏在他身上?我要是真这么好看你咋不把我挂卧室墙上天天看!

       他们俩根本没有管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亲到一起去了,然后就滚到床上去了!

       气死了!都是为了那个胖子,阿诚哥都木有良心了!

       所以后来,阿诚哥想用我给那个胖子该衣服的时候,我一下就剪歪了!让他欺负我!

       结果阿诚哥把我放进了抽屉!还说再也不用我了!

       气死了,简直要气成炸刀!

【蔺靖】医者不自医(十二)

       最近消失是因为在忙校对,第一次校对,心情复杂,完全不知道这本书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只能在此提醒各位,中医流派很多观点更多,尽量不要看市面上卖的那些什么小郎中什么答疑录的,很多观点不是大部分中医认同的,有效果还好,万一没效果或者有副作用就很坑爹了。比较严重的生病找信得过的大夫!不要自己胡闹!
        好了接下来让我们看看立志成为中医的蔺晨同学在干什么。

-------------以下正文------------

       聚会还没有结束,蔺晨已经拖着萧景琰出来压马路了。

       看着萧景琰的侧脸,蔺晨心里痒的厉害:“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萧景琰仿佛很苦恼似的:“我还在措辞。”

       蔺晨心一横站住脚:“措什么辞啊,有话就说,你说完了我说。”

        环视周围,匆匆而过的路人谁也没注意这一对小伙子。萧景琰定了定神,扣住蔺晨的手腕:“我们在一起吧!就像明诚学长和你大哥那样在一起!”

       六月闷热的天气里,蔺晨仿佛喝着可乐吃着西瓜吹着空调般愉快。

       蔺晨激动过头,说话自然没过脑:“我想亲你!”

       萧景琰喜出望外:“你答应了!”

       蔺晨心里狂吼:你都这样看着我了,难道我还能拒绝你吗?就像是团子想吃猫罐头扒着你的时候,水汪汪的眼睛全都写的是“给我吧答应我吧”,你难道狠的下心说个不字?我对团子狠不下心,对你更是狠不下心,你居然质疑我?!

       蔺晨气冲冲的扑上去在萧景琰颈上用力亲了一口:“呆子!不开窍!”

       多年后蔺晨十分后悔,被萧景琰抢先表了白,搞得他之后处处被动(尤其是在晚上)。

       结伴回家路上,蔺晨突发奇想,拉着萧景琰去了市区里的Z大。Z大早已闭门,两个人绕着它走了大半圈,蔺晨还在旁边一个小区的门口的信息栏前站了一会儿。萧景琰跟他并肩站着,说着过几天自主招生他要去的学校,还有没决定好去不去的学校。

       “A大和H大?”蔺晨想了想,明楼在H大,明诚也是,不过明楼好像还是A大的客座教授,“就算不自招你也能上A大,还是去H大的自招吧,万一过了可以降分录取呢。”而且H大离Z大也近,就两站路。A大就远了,在郊外。

       萧景琰也在想着,要不就试一试H大,也好离家近些――当然,离蔺晨也近:“要说还是A大有把握,不过还是应该拼一把。”

       蔺晨自告奋勇:“这两天我也闲着,帮你复习。”

       萧景琰点头:“好啊,刚好陪陪团子。”

       蔺晨强调:“主要是陪你,其次才是猫。”继而不爽,“我算是看透了,在你心里我远不如团子。”

       他本来等着萧景琰说几句好话,结果萧景琰居然还一本正经的跟他分析:“团子那么小,在我心里占不了多大地方,自然要靠前一点,免得忽略了它。”他仿佛想到什么好笑的事,盒盒盒盒的笑了半天才说,“你这么大,快把我心里占满了,居然还想比团子靠前。”

       这真是比坐过山车还刺激。蔺晨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脉搏,看看是不是已经飙升到了一百八。

       唇干舌燥的感觉袭来,蔺晨抿抿嘴:“除了静姨和团子,剩下的都归我?”

       萧景琰刚才本来是开玩笑的,没想到蔺晨的关注点已经完全偏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不过有些话忍都忍不住的脱口而出:“当然。”

       蔺晨的表情仿佛中了一百万后发现又中了一千万。

       “景琰……”他叫他的名字,然后一个吻把那人的回应都堵进了咽喉。

       “你怎么可以这么好……”

       一句话,让萧景琰的脸红了一晚上,林静还以为他喝多了酒,硬是给他煮了一大锅解酒汤。

       他端着解酒汤,魂不守舍的想着蔺晨。

我和一个拖稿至今的家伙的故事

Night Anecdote:

@秦葭莳 一起完成的调查问卷……嘿嘿,我终于也写了调查问卷了,早就想写了,开心(☆_☆)
第一次认真画kiss……慌的一B。

【蔺靖】医者不自医(十一)

       高考终于在酷暑天里结束了。

       乌泱泱的人群从教室挤向校门,欣喜的家长,雀跃的学子,都在这一刻痛快的欢笑。

       蔺爸爸眼疾手快的揪住儿子:“往哪看呢?”

       蔺晨伸长了脖子也没看见萧景琰,只好跟着蔺爸爸往人群外挤:“我看周围没啥吃的,回家吃饭吧?”

       蔺爸爸一巴掌糊上蔺晨的脑袋:“吃完饭回学校估分去。你们班主任可说了,早一点估分是为了让你们能提前想好怎么报志愿。别推三阻四的,你们老师也是为你们好。”

       蔺晨不乐意:“你看景琰他们班就没有让回去估分,现在都出分报志愿了。谁爱去谁去,我都不记得自己考了啥了!再说我晚上还有事儿呢。”

       蔺爸爸险些要气死:“你说说你,晚上想干啥?出去鬼混?”

       眼见蔺爸爸要气炸了,蔺晨连忙熄火:“没有没有,就是一个讲报志愿的讲座,听完讲座我再跟同学一起聚一聚,保证不鬼混!”

       蔺爸爸冷哼一声,到底还是心软了:“去吧!早点回来!”

       好不容易应付过蔺爸爸,蔺晨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起来。景琰会跟他说什么呢?

       魂不守舍食不知味的吞了一碗饭,蔺晨的手机响了,一条短信,萧景琰发的聚会地址。蔺晨盯着那几个字几乎要盯出个洞来,蔺爸爸问了两声,他胡乱回答了几句,揣上手机就出门了。

       聚会是在一个KTV的大包厢里,让蔺晨没想到的是谢玉居然也在,而且还主动拎了一箱啤酒忽悠那群愣小子喝,列战英他们都喝了好几杯了。他站在门口居然都没人发现。

       眼一扫,萧景琰正在点歌台旁边坐着呢。

       戚猛他们在起哄了:“班长!唱一个!唱一个!”

       萧景琰的浓眉大眼在昏暗的灯下依旧灿然:“唱就唱,给我点《诉衷情》。”

       低音炮一出,谁与争锋?

       蔺晨从陶醉在景琰声音中的小姑娘手里抢了话筒,随着他的歌声轻轻和着。

       他的景琰在黯淡的角落里发着光。

【蔺靖/微楼诚】医者不自医(十)

       没想到写到十才写到我想写的梗,还有亲们,我叒受伤了,脚踝因为发炎肿了,问题是我并不知道它是咋发炎的,想不通-_-||。这两天瘫在床上码字还要把脚架高,心塞塞。中秋十一近在眼前,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以下正文――――――――

       蔺晨鬼鬼祟祟的避开萧景琰,躲到厕所跟明诚通电话:“阿诚哥,你出的主意真不错,你放心,以后猫罐头都从你那里买!你说下一步我该怎么办?要不要跟他挑明?”

       看着抬价百分之二十的猫罐头订单,明诚愉快的给他了一些建议。明楼在旁边欲言又止,最后摇着头看他的经济学原理去了。

       还没等蔺晨又发动攻势,萧景琰病了。

       浓重的鼻音和痰多咳嗽让萧景琰不得不难受的靠在书桌上,一包又一包的用着纸巾。

       蔺晨急吼吼拿了一盒感冒药,热水冲好,尝了尝温度差不多才拿给萧景琰喝。

       萧景琰一仰脖喝干了药:“蔺晨,我有话想问你。”

       他一严肃,蔺晨不由得把背挺直:“你说。”

       萧景琰思考再三决定打直球:“我看见你的手机相册了,你是不是喜欢我?”

       蔺晨“蹭”的一下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你看见了?”

       萧景琰从鼻音里挤出一个“嗯”。

       蔺晨小心翼翼:“那你?”

       他在问啥萧景琰都没搞明白,病的稀里糊涂就全说了:“我问过明诚学长,他说你喜欢我才会拍那么多照片。我不确定所以又问你一遍。居然是真的……”他苦恼的擤鼻涕,“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没想到明诚还帮了他一把,蔺晨心里疯狂感谢着明诚这个神助攻,打定主意以后团子的所有东西都去明诚的店里买。

       蔺晨深呼吸一下,将原本准备在告白时的问题一股脑问了出来:“你愿不愿意每天身边都有我?一起吃饭,一起吸猫,一起看电视?能不能接受我们在一个盘子里吃饭,用一个勺子喝汤?能不能接受我们躺在一张床上,每天早上一起醒来?”

       还有蔺晨原本不敢说出来,此刻却忍不住说出来的:“能不能接受我?”

       上课铃一点也不浪漫的响起了。

       蔺晨知道不能逼得太紧,站起来就走了。留下萧景琰握着笔,懵懵的看着面前的作业。

       殊不知蔺晨这会儿心脏都快跳出胸口了,趁下课赶紧给明诚打电话求助。

       明诚正在数小黄鱼――是真的小黄鱼,他家明楼要吃的炸小黄鱼――数够了明楼一个人的量才出声:“你做的也太明显了,当年我偷画大哥二十多张肖像画他都没发现。急什么!你们都快高考了,要是你影响了他的成绩,你哭都没地儿哭去……大哥当然想收他当学生,他就喜欢这种踏实的,但是自主招生也不是你大哥的一言堂……景琰心思简单,容易钻牛角尖,你还是多给他一点时间吧。”

       蔺晨心里像是团子的毛线球似的纠结,却也老老实实的没有去找萧景琰。

      高三的时间过得实在太快,仿佛几张卷子飞过就已经到了六月。离高考越近,夏江压的越狠,蔺晨已经很久没有去找萧景琰了,一方面没时间,另一方面,他想等高考后再踏踏实实的跟他把话说开。

       离高考还有一天的时候,夏江终于给他们放了一天假。事实上是学校强行要求的,为的就是让他们把所有的东西都带回家,好腾教室给下一届的学生。

       蔺晨是班长,要跑一趟教务处交东西,回来的时候教室都空了,也没人帮忙,他抱起一摞练习册往垃圾桶搬,猛然看见萧景琰就在教室门外。

       “景琰?”

       萧景琰挽起袖子:“还有什么要拿的?我的东西都搬完了,就过来看看你要不要帮忙。”说着把蔺晨桌上另外一摞卷子抱起来。

       两个人并排走着,随意的说着话,猜测着今年高考会出什么样的题,又说自己在哪个地方考试。

       蔺晨心里高兴:“我们考场在一个学校,那考完了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萧景琰摇头:“母亲想跟我一起吃顿饭。不过晚上可以出来。班里有聚会,总要再见见同学的。聚会之后,我有事想跟你说。”

       蔺晨突然觉得心头一松:“我也有事要告诉你。”

       我要告诉你我对你的真情实意,它在我心里藏了那么久,总该有个结果,是好是坏都不重要了,我的心告诉我,你比较重要。

【蔺靖】医者不自医(九)

       喜大普奔!琰琰开窍了!

――――――――以下正文――――――――

       团子自从吃了蔺晨买的罐头,就再也不肯吃萧景琰买的罐头了。

       正月十五还没到,外头的宠物店都还关着,蔺晨送的一袋子五盒罐头已经吃完了。学校已经开学,萧景琰实在没时间出去找。偏偏没有罐头团子不肯好好吃饭,猫粮混普通罐头它能把猫粮吃光,普通罐头剩在那里一点点都不动。

       萧景琰没办法,打电话问蔺晨哪里能买到那种罐头。

       电话那头,蔺晨看着自己早就备好的一堆罐头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暗暗点赞:“那个罐头很多地方都有的卖,不过现在都还没开门。要不这样,我之前买罐头的时候多买了些喂流浪猫,现在我拿过去给你怎么样?”

       萧景琰揉着团子:“团子不吃的罐头都给你去喂流浪猫吧,还有足足一箱,绝对够你喂十几只了。也不用你来送,我去取。”

       大冬天的,蔺晨哪里舍得萧景琰跑一趟:“我天天想见团子,好不容易有机会,你就让我去吧。想吃什么,我过去带上。”

       萧景琰想了想:“不用了,母亲上班前开火包了馄饨,下馄饨吃吧。”

       说是不用带吃的,蔺晨还是拿了一壶骨头汤来。

       他轻车熟路的进了厨房开火:“拿这个下馄饨好吃。馄饨呢?”

       萧景琰彻底沦为打下手的,纳闷问:“你家常备骨头汤吗?”

       蔺晨切着香菜葱花:“是啊,我家会煮一大锅,然后冻起来。煮粥、下面的时候切一块出来,放进去特别香。如果把骨头上的肉剔下来还可以做皮蛋瘦肉粥。紫菜虾皮在哪儿?”

       萧景琰找出来递给他:“下回我试试。”

       汤鲜味美,小馄饨连汤吞上一二十个,从胃到五脏六腑都是暖的。看着萧景琰连汤都喝完了,蔺晨兴奋的又给他舀了一碗。看萧景琰吃饭有一种魔力,会让你觉得饭好像比平常好吃。

       萧景琰来者不拒,吃掉吃掉都吃掉!

       团子坐在蔺晨腿上享用罐头,十足十的大爷样。蔺晨一手拿着罐头一手拿着手机,看着是在拍团子,实际上没少偷拍萧景琰。

       萧景琰看了看罐头盒子:“这个罐头跟之前那个成分也差不多啊,怎么团子就是不肯吃呢?”

       蔺晨放下手机给团子顺毛:“罐头好不好吃只有猫知道,咱们就别为他做主啦。是不是啊团子?”

       团子大爷非常傲娇的赏了他一爪子。

       萧景琰坚持要洗碗,蔺晨犟不过他:“真是牛脾气……”

       明显萧景琰耳朵不好:“你说什么?”

       团子蹿上猫爬架,蔺晨紧紧跟过去:“我什么都没说!”

       碗刚洗完晾干,萧景琰就听见团子的叫声。他赶紧往客厅走,从餐桌边上过的时候,发现蔺晨的手机在桌面震着快要掉下去了。他眼疾手快一抓。

       “蔺晨,有电话,不知道是谁的。”

       蔺晨好不容易把团子哄高兴了,正给它顺毛呢,不想走开:“估计是骚扰电话,帮我挂了吧。”

       萧景琰随手挂了电话,界面跳转到了之前的应用,他一眼就认出来相机左下角显示的上一张照片,是正在亲团子的自己。

       他手一抖点开了相册。

       铺天盖地的自己,正脸很少,侧脸很多。

       他忍不住去看蔺晨,客厅的阳光里,他的笑容爽朗而灿烂,让萧景琰的心跳不自觉的加快了。

【蔺靖】医者不自医(八)

       寒假补课的最后一天是腊月二十九,所有学生都激动的期盼着即将到来的八天假期。中午,蔺晨拎着一保温盒的饺子来找萧景琰,两人手忙脚乱的调好蘸汁,一口一个的狼吞虎咽起来。

       吃到一半,萧景琰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从文具盒里扯出一片纸: “蔺晨,那天明诚学长给我介绍了几个专业,我自己又去看了看,你再帮我参谋参谋。”

       蔺晨眼前一亮:“我看看!”

       纸上写了三四个学校,一共七八个专业,都是军工方面的。这些学校都在本市,而且有一个蔺晨记得离Z大只有一站路。

       蔺晨极力建议萧景琰选那个离Z大近的。

       萧景琰看了看:“这个是分数线最高的,去年的录取分数线比我的估分高二十多呢。”

       蔺晨不觉得这是问题:“你还有竞赛一等奖啊,可以参加自主招生然后加分的。你这么聪明,加个二三十分的不在话下。”

       萧景琰咽下一口饺子:“我是打算试试的。而且这些学校里就这个离我家最近。”

       眼瞧着空荡荡的学校,蔺晨忍不住期待起假期来:“好不容易放假有了时间,我想团子了,要不让我养两天吧。”

       萧景琰舍不得:“你作业那么多,能照顾好团子吗?你要是想它,来看就是了,别折腾它。”

       蔺晨要的就是这句话:“行!”

       大年初三一早,蔺晨拎着猫罐头砸着萧景琰的家门。萧景琰吓了一跳,团子倒是很自然的盘卧在了他拿来的罐头上,仿佛那一直就是它的。

       蔺晨揉了揉团子:“吃胖了。”又问萧景琰,“静姨不在?”

       萧景琰从愣神中缓过来:“哦,母亲今日值班。”

       一听这话,蔺晨立即提议:“正好,我爸妈旅游去了,让我混顿饭。两个人吃总比一个人吃有意思。”

       萧景琰看了看表:“这才十点不到,你带作业了没?一块儿写吧。”

       估计没有带,蔺晨心虚的翻翻包,居然还真有几张数学卷子。最令他高兴的是,他坐在萧景琰对面,一抬头就是心上人的眉眼。

       看着萧景琰手边厚厚的夹子,蔺晨认出来那是他放作业的:“你们班作业多吗?”

       萧景琰摇头:“不多啊,就是六套理综卷,五套数学和两套语文、英语。”他指指旁边的夹子,“我在家闲不住已经做完了作业,改错也改了,所以找了些自主招生的题来做。你呢?”

       蔺晨苦笑:“我们光物理化学就有十套卷子,这还不算理综合卷。”

       听着就可怕,萧景琰同情的看着他:“要不我帮帮你?”

       蔺晨按耐住心中喜悦:“不用,你也够累的了。”

       萧景琰想了想:“这样,我把这些数学卷子里同样的只是变了数字的题挑出来,你做一道,其他的我帮你算。这样省的你浪费时间在计算上。”

       蔺晨不住点头: “这样好!夏江就喜欢一道题反复出,我早就做够了。”

       有萧景琰帮忙,蔺晨做的飞快,除了压轴题,其他常规题真的是用刷题的速度在做。

       刷题中间一抬头,已经十二点多了。

       蔺晨放下笔活动活动肩膀:“景琰,该吃饭了。”

       刚放下筷子的萧景琰指指旁边一碗冒着热气的面:“刚才叫了你几声你都没听见,我都吃完了。喏,母亲年前在网上买的竹升面,尝尝看。”

       竹升面就是云吞面里那种细细滑滑的,很有弹性的金黄面条。

       一口面带着汤,吃的人身上暖暖和和的。嫩嫩的小青菜穿梭在著头,软软的荷包蛋埋藏在碗底,都吸足了汤水,有滋有味。蔺晨敢说这是他吃过的各种味道最和谐的一碗面。

       “好吃!”

       萧景琰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吃完把碗洗了。”

       蔺晨喝口汤润嗓子:“你先别洗了,等会儿我一块儿洗。你都做饭了,再洗碗多累。”

       哗哗的水声停了,萧景琰甩着手上的水出来:“我都洗完了,你要真过意不去,要不把锅刷了吧。”

       蔺晨笑嘻嘻答应:“行!”

       团子正在沙发上舔爪,萧景琰抱起它,躺在了它刚才趴着的地方。团子心无旁骛的继续舔爪,萧景琰一下一下的给它顺毛,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当蔺晨洗好了锅碗瓢盆出来一瞧,萧景琰已经睡着了,团子从他怀里钻了出来。他拿起衣服盖在萧景琰身上,动作那么轻柔,以至于睡梦中的萧景琰毫无觉察。

       此刻的萧景琰,一直印在了蔺晨的回忆里,无论何时想起都像今日这样闪闪发亮。

       蔺晨知道自己该走了,他揉了揉大门口团子的头:“小家伙,你的傻主人什么时候能开窍啊,我等的急死了你知不知道?”

【蔺靖/微楼诚】医者不自医(七)

       差点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坑……大家放心我不会坑的真的!

-------------以下正文-------------

       寒假在蔺晨的胡思乱想中转眼就到了,高三当然还没放假,全年级补课。

       不过大学都放假了,已经毕业的学长学姐们陆陆续续返校探望老师,谢玉的得意门生明诚专门来拜访他。谢玉想让他给学弟学妹们讲一讲,所以特意腾了一节班会出来。还让萧景琰负责跟着明诚随时帮忙。

       中午,明诚一边准备着PPT一边跟萧景琰聊:“学弟想选什么专业?”

       萧景琰摇头:“想去xx大学当国防生。”

       明诚抬头看他一眼:“想好专业了吗?”

       萧景琰还是摇头:“没有。”

       明诚笑:“看来你不知道,通常这个学校的国防生不在本地招生,而且国防生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有没有考虑过学兵器方面的相关专业?咱们国家很需要相关的人才。”

       听他一说,萧景琰来了兴致:“有这种专业吗?”

       明诚是过来人,一听就明白了:“看来你还不太了解这些专业,去各个学校的官网看看吧,有的学校还能看到专业需要学习的课程。我可以给你讲讲。”

       突然,明诚的电话响起了:“大哥,我还在学校……谢老师让我给他们班的学生说一说情况……我知道,你放心,一块都不少全买了……嗯嗯嗯,我绝对不然明台偷吃……好……”

       应该是跟家里人打电话吧。萧景琰避到一边去,听别人电话毕竟不太好。他正要躲到办公室外头,门一开被风风火火冲进来的人撞了个正着。萧景琰一睁眼,那火急火燎的人就扑上来。

       “景琰!你没事吧!”

       萧景琰揉揉头揉揉脸:“蔺晨,你这么着急有事儿吗?”

       明诚先说话了:“蔺晨?你来的刚好,给夏江老师带句话,我今天有事不能去见他了。”

       蔺晨苦笑:“大嫂――啊不,阿诚哥,你就别坑我了行不行!夏江就是让我来找你的,说是请不到你去就不许我进教室。”

       萧景琰明显感觉到明诚周围气压低迷:“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班主任还能拦着学生不许进教室了。”

       “阿诚哥――”

       明诚转身对萧景琰说:“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回。”说完潇洒一转身就走了。

       萧景琰一头雾水问蔺晨:“你刚才叫他大嫂?”

       蔺晨据实以告:“他是我大哥明楼的爱人。”见萧景琰没有露出厌烦恶心的表情,他大松一口气,“我还有几个兄弟,回头介绍给你认识。”

       萧景琰还是茫然:“夏老师怎么突然想起请明诚师兄去啊?”

       蔺晨瞅着周围没人,压低了声音:“当年阿诚哥想学绘画专业,所以报了艺术生,当时夏江是班主任,他知道之后私底下改成了理科生。等阿诚哥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萧景琰瞪大圆溜溜的眼睛:“夏老师怎么敢!”

       蔺晨示意他小声点:“大哥为了这个气的不得了,差点把夏江告到教育厅去。后来还是阿诚哥拦了,但是从那之后他就不肯见夏江了。”

       萧景琰点头:“以直报怨,明诚师兄真是好胸襟。”

       这么一会儿功夫,明诚已经又回来了:“你们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蔺晨紧张兮兮的站直了身子:“没什么。”

       明诚松了松领子:“我可得问问学弟,蔺晨又跟你说我什么坏话呢?”

       萧景琰看蔺晨提心吊胆的样子:“他说……您和他大哥明楼感情很好。”

       听见这话,明诚似笑非笑的瞥了蔺晨一眼:“这小子说得没错,不过他嘴里花言巧语太多,学弟你可小心点,别掉进他的坑里。蔺晨,你们班主任叫你,敢快去吧,再拖他肯定要气死了。”

       明诚转达,夏江发话,蔺晨哪敢耽误,一溜烟的走了。

       明诚乐呵呵的向萧景琰招手:“来,当我给你开个小灶,讲讲比较有名的几个兵器专业。”

       萧景琰求之不得,丝毫没看见明诚眼里狐狸偷到鸡似的精光。

      

【楼诚中医系列】日常啊日常

漫漫还债路啊, @ranran 点的中医梗。其实主要是很日常的喵。OOC勿怪。一篇从生日拖到七夕又拖到两周年的贺文,我最近怎么这么懒啊啊啊啊!

-------------以下正文--------------

       换季时节,明诚最为小心。无论去哪里都带着两件外套,看着冷了立刻把明楼裹上。明楼打一个喷嚏瞬间冲一杯板蓝根颗粒(当然是无糖版)灌下去,敢咳嗽一声分分钟白开水换胖大海。恨不得全方位保护好这位“娇贵”的大少爷。

       明楼任由他折腾,反正都是对自己的好,收着心里舒坦。

       而家里其他人嘛,明镜不用他们管,自己就会看着情况添减衣服;明台有明镜催着,明诚也不用操心。按照明镜的原话来说,他只要把明楼管好不生病就是大功一件。

       原因如下(来自大姐吐槽):你看看明楼平常顶天立地的,生了病却像是个小孩子了,一会儿要阿诚干这个一会儿要阿诚拿那个,片刻不得消停的呀!

       眼看着过了秋风,明诚又开始琢磨怎么给一家人补一补。

       论滋补,自然是膏方好啊,可惜他和大哥都不会制。嗯……先从梁仲春手里坑上十份吧。除了膏方,再煲点好汤,刚好有上山挖的好东西,让阿香每天煲不一样的喝喝看。

       “阿诚!”大哥又在叫他了。

       明诚边往卧室走边问:“怎么了?”

       镜子前,明楼理着领子:“我那条大姐送的领带怎么不见了。”

       明诚翻出来另外一条领带给他系上:“上次溅上红酒我拿去洗,被明台看见拿走了,说是他同学聚会的衣服必须配灰色领带。”

       明楼冷哼一声:“明台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这学期他的诊断学才60分,一看就是老师手下留情了。”

       明诚笑:“那我该给小少爷补补课啊。”

       明楼立刻反对:“不行,你好好陪着我,让疯子给他补课去。他不是有个喜欢的女同学吗?成绩好像不错,让他多跟人家学学。”

       系好自己的明楼同款领带,没错问:“今天的研讨会是要讨论中医药法,你的发言稿又没写完吧?我给你草拟了一份,你提前看看。”

       明楼伸手在明诚腰上轻飘飘捏了捏:“谁让你在旁边看得我心猿意马?”

       明诚圆眼一张:“你能说点别的吗?”

       明楼转移话题是高手:“说正事。有了中医药法,以后做事也有底气了。我打算跟学校提议,增设中医药法学课,推荐你当老师。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最近卯足了劲钻研中医药法,总不能是为了当律师吧。”

       被爱人关心的明诚心里甜滋滋的:“今天熬汤你多喝点,别让明台又抢光了。”

       明楼跟他对视一眼,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出来,像往常一样,肩并着肩,共同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