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葭莳

楼诚不拆不逆,衍生不逆随便拉郎配。写多少看心情和时间,可以催更点梗,不接受无理取闹。天台、双曼不逆,风镜、台丽也可以。
微博秦地蒹葭岂有知上只有肉,需要者自取蟹蟹。

       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做社会调研,然后阴差阳错选了国产动画当主题。然鹅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调查。

       另外这个问卷会勾起许多回忆,填写请慎重!!!

       (不然会像我一样忍不住去看了好多以前的动画片生生浪费了一整天的时候)

【楼诚】姜橘茶不重要,阿诚泡的才重要

       魔都冬天到了,黏糊糊的水雾惹得所有衣裳摸起来都是潮气。阿香备好了熨斗,忙前忙后的熨着一家人的衣裳。明诚开始还帮忙熨了两件明楼的,后来发现实在没这个精力,还大幅减少了跟他的好大哥交心的时间。

       行动力一流的明家掌事大少奶奶,去找明家大小姐了。

       “装地暖?”明镜放下手里的笔,揉了揉签字签到酸疼的手腕。

       明诚帮她收好了笔和墨水,顺便连文件都分门别类的归置好:“是啊。前些日子我跟大哥去北方出差,那边已经供暖了,屋子里一点不冷,洗完澡也不怕着凉受风。明台洗完澡总是不肯吹干,屋里又潮,太容易感冒。”

       明镜向来放心他,加了件披肩的功夫也就同意了:“也好。只是装地暖要多久?”

       见大姐同意了,明诚连语气也轻快起来:“快的话一天就成,不过大哥说刚好检修一遍家里的水电路,所以要两天。打算请大姐去泡一趟温泉。”

       听他说的高兴,明镜笑:“怎么又想起来泡温泉了?”

       一听明镜似乎不大乐意(明镜:不想打扰你们小两口还有错了?),明诚连忙拉上明台出力。两个人来来回回的跟大姐磨,磨得明镜没了脾气,连明楼都见缝插针的劝两句,总算得了大姐点头。明诚飞快定好计划,抽了个周末,一家人开车去有温泉的地方。

       中午时分才到目的地,明诚支使小少爷带着大姐去吃饭顺便到处看看,自己和明楼先去了住的地方。

       一路上明楼兴致不高,尤其听着明台叽叽喳喳了一路偏大姐护着训不得,因此到了住处心情更差。明诚有意隔开他俩——大姐在的时候,明楼总是跟明台生闷气,最后顺毛的活儿还不是自己干,总之,隔离他俩全家太平。

       收拾的差不多了,明诚烧好水泡好茶递给坐在窗边的明楼:“大哥,喝水。”

       明楼闷闷的喝了一口,味道好像不太对,低头先被雾气涂满眼镜,擦掉水雾一看,一大片生姜和好几块陈皮正沉在杯子底。

       他看了看,果然只有自己杯子里有,不由得消了气:“又是给我喝什么好东西?”

       明诚摊手:“姜橘茶啊。”

       明楼作势要教训他:“我怎么就气成胸中郁结了?”

       他的好阿诚灵活躲过:“郁结没郁结我不知道,气是肯定气着了。”

       明楼起了坏心:“过来坐。”

       看大哥严肃了脸却不像是生气的样子,明诚磨磨蹭蹭的靠近了他。

       明楼耐心十足,看着阿诚一点一点靠近,最后终于和他面对面的坐下。他轻轻抬了抬头,眼镜上微光浮动。明诚发觉时,大哥的目光已经像是蛛丝缠住猎物那样紧紧包裹住自己,看得他心神都一股脑被他的大哥锁拿去。

       明诚声音轻颤:“大哥……”

       放下杯子,明楼欺身上前,一手撑在扶手上,另一手沿着明诚的颈子一路向下,逡巡在衣衫内外,渐渐没入秘境。

       明诚渴望的抬起头,满眼都是明楼,满心都是明楼。只要跟着大哥去感受就好……

       厮闹过后,微喘的阿诚好一阵子才缓过来,转头看到明楼在旁边拿起手机点着什么,时不时露出费解的神情。

       “大哥?”

       无所不知的明大少爷不得不求助无所不能的明大管家:“阿诚啊,手机怎么订餐来着?”

       看着一脸认真的明楼,明诚突然的笑出了声。

       “看来,姜橘茶挺有效果啊……”

————————————————————

        明镜:所以我和明台就回去了是吧(对对对对不起大姐我错了……我忘记你们了下次补上)

       还是介绍下这次的药膳——姜橘茶是理气宽中的,主治胸中郁结(明楼:……),不爱运动(明楼:……)不欲饮食(明楼:……)的情况。

       超级简单的代茶饮啊,生姜:陈皮=2:1,不想煮的话泡水喝也可以的。

【楼诚】荷叶茶

       某时,还有点傻的明台觉得,明诚偏心,特别偏心。

       你看,一家人喝茶,都是喝姐姐喜欢的红茶,偶尔阿诚哥才会泡些陈皮什么的,可是大哥呢,每回都是阿诚哥单独给他从另一个壶里倒。

       他觉得——不对——他能肯定大哥的是最好的。

       小少爷私下去跟大姐抱怨,说大哥吃独食,大姐笑着点他:“你大哥跟阿诚好着呢。”看他还是愤愤不平,“怎么,跟大姐喝一样的委屈你啦?”

       “哪会呢,我最喜欢大姐选的茶了。可是阿诚哥也是喝红茶,凭什么就大哥不一样。我也要喝!”

       明镜笑:“不许胡闹。是你大哥和阿诚好才这般模样的。”

       被大姐强行镇压的明台不服,相当不服。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阿香泡好了茶,回厨房忙晚饭去了。明楼照样端着阿诚单独给他的那份茶跟大姐聊天。明台坐在那活像是猴子披了衣冠,人模人样就是没一刻安生的。

       明楼看不下去:“像个什么样子!”

       明台哪能说自己想从大哥壶里偷茶喝,心一虚,连忙坐正了。

       还是大姐心疼他,嗔明楼:“在家里,那么拘束做什么?他现在功课又重,好容易周末放假两天。明台,别听你大哥的,在外头自然要正经些,回家了就好好休息。”

       明楼瞪了瞪身边偷笑的明诚,然后亲自给大姐倒茶赔罪。

       喝茶到一半,明镜接了个电话匆匆忙忙出门去了。阿诚要送她,明镜睨了明楼一眼,见她的好弟弟眼珠都快黏到阿诚身上了,怎么看自己怎么像棒打鸳鸯的王母。算了算了,不跟这大少爷抢人。

       等明镜走了,明楼明诚对视一眼,也不知对出了什么,默契一笑后并肩回屋了。

       一时只有明台在,他轻手轻脚给自己倒了杯大哥喝的茶,美滋滋的一饮而尽——

       然后全喷出来了!

       明诚听见动静连忙出来看,明楼明显气不顺的跟在后头。

       只见明台面前的桌上都是水,小少爷苦着一张脸,拎着红茶壶昂头往嘴里灌。

       明诚看着乱七八糟的桌子,前因后果就猜了个七七八八,却不说破:“呛着了?”

       小少爷说话没过大脑:“大哥喝的都是什么啊那么苦我还以为……”

       明楼沉着脸:“以为什么?”

       在沮丧的小少爷和生气的大少爷之间,明诚直接笑得把自己砸进了明楼怀里。

       一下子,明台下意识捂了眼。而明楼揉揉怀里人的后颈,那点气早不知道跑哪去了。看着一个好弟弟光顾着“盒盒盒盒盒”,另一个恨不得自戳双目,明楼觉得这个一家之主实在是不好当(大姐:明楼你想什么呢???)。

       阿香收拾了桌子,明诚一脸可惜的看着不能喝的红茶,心里不知道又打什么算盘。

       明台从手指缝里发觉性命无虞,又嬉皮笑脸的凑到明诚身边,阿诚哥长阿诚哥短,死皮赖脸磨得明诚之只好告诉他究竟泡的什么。

       “荷叶?”明台一头雾水,“大哥喝荷叶干嘛?”

       明诚笑:“怎么,你也想喝?那我跟大姐说。”

       明台一个机灵:“不用了!阿诚哥你快给大哥准备吧!”说着就溜到了门边上,突然回头,“千万别告诉大姐啊!她肯定又要说我。”

       好不容易打发了小少爷,明诚端了从保温壶里新倒出来的一大杯茶。

       明楼蹙眉:“还喝?”

       这茶里荷叶量太足,苦的不行,明楼喝得舌头都尝不出来阿诚做的红烧肉了。

       听爱人抱怨有时候是一种情趣,明诚笑:“我托人买的上等荷叶还有好几斤。既然大少爷不领情,那我拿去送礼了。”

       明楼叹气:“总不好辜负你的心意,我喝。”

       明诚坐在他对面监督着:“大哥最近血脂降下来了,前年的衣服也能穿了。”接着悠悠的来了一句,“多亏了这荷叶茶呀。”

        提到这个,明楼简直怄得想吐血。他上次体检被查出血脂略高,明诚当即断了他的红烧肉和各种酒,从一个通过明楼认识的国医大师那里直接抄了张减肥茶的方子回来,逼着他喝了快两个月了。

       不过看着自家小狐狸喜滋滋的念叨他血脂降了多少多少,他就情不自禁的勾起了唇。

       嘴里苦一点也不怕,他可以用小阿诚的唇,把缺失在食物里的糖分通通补回来。

————————————————

       之前有小可爱问我要减肥方,在这里提供一个荷叶减肥茶的方子,因为是药膳所以相对比较安全:荷叶60g,生山楂10g,生芡实10g,陈皮(橘皮)5g,俱捣为粉末,在保温壶中加沸水,密闭冲泡30分钟以上,一次量可饮用一天。这就是大哥喝的版本。

        还有一个简化版的清爽茶:山楂3g,荷叶3g,普洱茶2g。这就是日常方便一点的减肥茶惹,不过效果没有上面好,而且山楂真的真的很酸……

【楼诚】白雪糕

       好久不见,我肥来了

————————正文————————

       明大少爷有些郁闷,近来明诚忙着一篇论文,整日翻书做笔记,晚上累得倒头就睡,他的茶和点心,他的定制晚餐,还有某些福利,全都不见踪影。

       吃晚饭的时候,他看着一桌阿香做的菜,一点胃口都没有。

       明镜奇怪:“难得阿诚不管你,今天怎么倒不吃红烧肉了?”

       她一说,坐他对面的明诚把头从碗里拔出来看他,明楼见明诚一脸茫然,气都气不动了,还要先宽慰大姐:“大姐,没事,我中午吃的有些多,现在不敢再吃,怕积食。”

       他说完,瞥见明诚若无其事的继续低头吃饭了,明楼觉得自己得吃点平肝火的东西,不然迟早被对面这个小东西气死。

       不等明诚吃完,他放下筷子回了房间,也不在书房待,直接进卧室生闷气去了。

       等了不知多久,明楼一晃神,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已睡了会儿。卧室门合得严严实实,只有缝隙漏出几丝书房的灯光。拿起表对着窗外月光看了看,都十二点了,阿诚怎么还没回来睡觉?肯定是又熬夜查资料,真是,再怎么拼命也不能不休息啊,当自己还跟十七八的小伙子一个样……

       心里嘀嘀咕咕着,明楼推开了门,书桌上灯还亮着,人却不在桌前。明楼直接走到沙发旁,果然看见正裹着毯子蒙着头睡觉的明诚。

       真不知道爱惜自己。

       明楼气哼哼把人连毯子抱了个满怀,有些吃力的把人抱回了床上——幸亏他这腰还撑得住,不然摔了阿诚可怎么好。

       明天必须要说说阿诚了,明楼搂着人,睡着前昏昏沉沉的想着。

       早上闹钟响起时,明楼还没睁眼就感觉到怀里那个小家伙不见了。他揉揉额头坐起身,稀里糊涂的想着好像昨天说要训阿诚来着,可这小家伙溜得太快了,肯定又是在学校或者实验室泡一天,不行,今天非要把他抓回家不可。

       谁知道打开的卧室门外传来阿诚的声音:“大哥起了吗?我把早饭端来了。”

       明楼一下子把刚才那些想法都丢到了一边,三两下换了睡衣走出来。他的阿诚正坐在沙发上望向他,一双圆眼明亮过晨曦,笑容吹开所有灰尘。

       他坐到阿诚旁边:“昨天怎么不知道回卧室休息?”

       明诚笑:“以为大哥还生我气呢。”

       他隔空点点小家伙的鼻尖:“这么早起来做什么,也不知道多睡会儿。”

       明诚指着餐盘:“给大哥赔罪。”

       黑石餐盘并不算太平整,托着几个白净光洁的小方糕,并不起眼,但入口那绵软羞涩的微甜,足以倾倒食客的唇舌。

       当然,明楼不是一般的食客,他看了看挑衅似的明诚,再三品了品:“大米与糯米,还有莲子、山药、芡实。”他又夹起一块塞进阿诚嘴里,“哪里学来的?该给大姐做,做成五瓣梅花样子的。”

       明诚吃得开心:“我从书上抄来的药膳方子,白雪糕,昨天说给阿香,今早刚蒸出来的。”

       “下回也不用这么早起,下午做了,一家人吃个点心多好。”

       明诚瞄一眼明楼的肚子:“还是算了……”糯米什么的很容易发胖的。

       挨得这么近,明楼哪能看不见他的眼神往哪移,作势拍了他后脑勺:“你个臭小子,看来我该整肃家风了。”

       明诚一串“喝喝喝喝喝”冒了出来。

       这道白雪糕实在好吃,一家人都喜欢,当然,明楼还是比较喜欢明诚亲手做的——亲手喂也行。

————————over————————

       秋冬啦,介绍这道白雪糕给大家,做法如下:大米、糯米各一公斤(1000g),莲子、山药、芡实各八两(400g),全部打粉后,加水和成型,上锅蒸熟。

       比例不变的情况下,增减都可以。这个其实是很好的一道补益药膳,不过注意不要太晚吃,不消化。还有想减肥的话还是算了,毕竟淀粉含量很高啊。

【楼诚】假如他们一家都是中药成精

       家里小弟明台是明镜捡回来的决明,能明目,虽然他经常是失明状态。

       明台对此表示:“成天看大哥还阿诚哥秀恩爱能不瞎吗!”

       后来明台拐了曼丽回家,带她去就大姐之前拿自己结的决明子泡了一大杯水给她喝,想想还是不放心,又拿出来决明子枕头,配套的决明子眼罩,还有一款久经考验的墨镜。

       曼丽一开始觉得明台怕不是傻了,后来觉得十分后悔没有好好用这几样东西。

       明诚是捡回来的半夏,小时候因为本身有毒性受人嫌弃,还受过些折磨,长得有点弱。后来,在生姜明楼的指引下终于成为有用的中药。

       明楼是生姜,经常被(阿诚)吐槽“再胖就成土豆了”。外表稳重可靠,内里辛辣刺激。因为能消除半夏的毒性,所以经常和阿诚双宿双飞的出现(不不不没有什么双修之类的过程真的)。

       明镜跟明楼都是姜科的,她是高良姜,虽然没有明楼那么常见,却有着温暖一家人的内里。

      

       那啥要是你们有兴趣我就继续写了……

500粉点梗

本来想装作没看到的(/∇\*)算了,大不了欠债不还(泥垢了)

随你们点吧,不拆不逆就行。

我还是很好说话的(拖稿什么的,可以原谅对吧)

【楼诚】假如他们一家都是中药成精

       emmm这可能是个系列,也可能只有这一篇, @明月何皎皎 点的梗。以及OOC还有文笔烂,包容一下欠着一堆作业的可怜人吧

-----------以下正文----------

       明家都是姜科大佬成精。

       明堂是砂仁,药如其人,温厚老实。

       大姐明镜是郁金——不是百合科郁金香啦——神奇的姜科郁金,活血止痛、行气解郁、清心凉血、利胆退黄的无所不能的大神。善良美丽又动人,救死扶伤无数,不过,谁要是敢惹她,呵呵,几乎都只有(被她几个弟弟)做成肥料的下场。

       大哥明楼是生姜,入药历史悠久(年纪大),看起来平凡的模样掩饰他辛辣的内在,功效乱七八糟只多不少。大概是因为药食两用所以对美食充满了探索欲。

       所以……

       “明楼,你不要再吃了呀,看你好好一个生姜都快胖成土豆了,我们明家不要面子的啊?”

       听明镜这样说,明楼只好默默放下自己手里的碗。

       当然,曾经明楼一点也不胖,英俊潇洒,招蜂引蝶,还吸引了丁香汪曼春的注意。在汪曼春的

       但是明镜不许:“家规十九畏(注一)里明说了,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这段恋情就这么结束了。

       郁闷的明楼外出散心,捡回来了一株蔫蔫的半夏——明诚。

       明诚也是命途多舛。原本在山里过得好好的,硬是被桂姨当成什么好药挖走养着,结果没几天,桂姨发现明诚并不是什么名贵药材,而且还有毒,一边骂着“你是不是想害死我”,一边把他连根拔出扔在一边不管不顾。明诚被晒得头晕眼花十分虚弱,却硬撑着逃了出来,没走两步就晕倒在明楼面前(明楼说是怀里)。

       从此心狠手辣的狼毒桂姨绝迹,世间多了一个眼眸清亮的明诚。

       刚到明家时,明诚很害怕,一直缩在角落里不出来,在明楼反复的追问下,他喏喏的低声说:“我有毒,会害死人的。”

       明楼一把抱起他:“有大哥在,你就不会害死人啦。”

       明诚张着迷蒙的眼:“真的吗?”

       明楼笑着带他去看书:“瞧,不是我说的,是书上写的。‘生姜杀生半夏毒’(注二),意思就是我能让你变得又有用又不会害人。”

       一下子,明诚像抓救命稻草一样用全身叶子缠紧了明楼:“那大哥不要丢下我。”

       明楼点头:“好,我们不分开。”

      后来,这俩人真的再没有分开,黏黏糊糊的好像一个人。明楼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了他无止境的发胖,在胖成土豆稳重如山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而明诚,抽条长成之后身材就一直那么好。徒惹明楼羡慕。

       某天,明楼突然想起来这段往事,与阿诚调笑:“你我也算得上相爱相杀了。”

       明诚脸不红心不跳,反调戏回去:“你是说在床上?”

       明楼面上故作正经:“我是说你我相爱,药性相杀。”画风一转,“当然,床上也是。”

       明诚笑:“我应该出个论文,《论我男人的脸皮怎么可以这么厚》。”他狡黠的眨眼,“大哥这么想跟我相爱相杀,去吃晚饭就太浪费时间了,我会告诉大姐您有多不想吃晚饭的。”

       明楼笑骂:“你个小混蛋!”却见明诚早一溜烟跑了。

       嗯,日月木娄觉得又该整肃家风了呢。

       注一:十八反十九畏是中药传统上认为不能同时使用的药物,具体内容可以百度,其中一条就是“丁香莫与郁金见”,所以大姐和汪曼春是天生不合。

       注二:相杀是中药中的一种药物关系,意思是一个药物能降低或消除另一种药物的毒性,例如生姜杀生半夏和生南星毒,各位要是还不理解,出门右转百度谢谢。

【楼诚】声与光

       文中梗来自于我最近热衷于虐狗的室友。

       现代,OOC挺严重私设还多,图个乐子。

―――――――以下正文―――――――

       某年,明诚甩下明楼潇洒出差一月。

       明楼开始两天还能忍得住,第三天就发作起来,狠狠骂了几个下属;第四天亲自训了晚归的小弟;第五天摔了杯子;第六天上火牙疼,喝了一天菊花。

       为免明诚担心,明楼硬是不肯跟明诚诉苦,是以每日跟家里通话的明诚一开始没察觉哪里不对。直到第六天无意听明台悄悄说了一句,说大哥今天脸色黑的跟门神似的。

       明诚耳尖,听见后笑问:“你又惹大哥生气了?”

       明台见明楼已经回书房了,大着胆子抱怨起来:“我哪敢啊,就是最近大哥跟吃了火药一样,连饭都吃的少了。大姐还说他有减肥的觉悟真是难得。”

       明诚一下子不笑了:“你把手机给大哥。”

       这下麻烦了,明台听着阿诚哥不善的语气实在是头皮发麻,催着明楼接了电话:“阿诚,出什么事了?”

       明诚的手指一下下敲着手机就是不出声,明楼一直等着,等到明诚终于开口:“我没事,你有事。”

       明楼拿不准他是发现了自己发脾气,还是自己牙疼,还是连自己有些头疼失眠都知道了,干脆来个拒不承认:“我没事。”

       明诚收了手不再敲:“你左下第五、六牙的牙龈肿了。”语气肯定的不得了。

       明楼不忘打趣他:“果然有了阿诚,连看牙医的费用也可省下了。”

       明诚不想理他:“昨晚头疼了吧。”

       这种事明楼习惯避重就轻:“只是有些失眠。”他很轻很轻的,克制着叹了口气,“没你,不习惯。”

        明诚低垂了眼:“大哥怎么这会儿不睡个午觉?”

        明楼拿着手机躺下来:“陪我说说话,说不定我就睡着了。”

        明诚不肯:“越说越睡不着。”他似是料到明楼会失望,很快就想到了折中的方法,“大哥躺好,我唱歌给你听。”

       明楼合上眼,听着阿诚随口唱了几句,仿佛是想不起来词了,又换了一首,都是平和舒缓的调子,低沉的像是冬天给人盖上温暖的棉被。

       “阿诚。”

       明诚听着很担心:“还是睡不着吗?”

       “当然,我都陷进你的声音里了,何以自拔?”

       明诚在电话这头忍不住笑意,故意说:“您的歌曲余量不足,请用自拍充值。”

       明楼坐起来:“你啊――这又是哪一出。”

       明诚忽觉不好意思,像是回到他们都年轻气盛的毛头小伙子的时代,脸颊快把手机烫穿了:“拍给我吧,我――也是想你的。”

       随即,明楼给他发了好几张照片。

       然后明诚又生气了:“大哥你头疼为什么不说!”

       明楼头更疼了,揉着太阳穴问:“阿诚你这火眼金睛怎么练得?”

       明诚撇撇嘴:“你什么情况我能不清楚。你肯定又熬夜了,眼圈黑的跟大熊猫似的。再这样我要向大姐告状的。”

       “都听你的。”

       晚上,明楼把明诚唱的歌又放了一遍,奇迹般地一夜好眠。

       声穿过地球,光划过宇宙,不及我心飞向你的漫长路程。


【蔺靖/微楼诚】医者不自医(十四)

       蔺靖两人在的两所学校都是一等一的好学校,在各自的领域里占据了金字塔顶端,软件硬件自然配备的是最顶尖的,连宿舍管理都是用的专业团队,进出刷卡否则免谈,一丝不苟严格执行规定――扯远了,反正就是说,不管是蔺晨还是萧景琰,想进对方宿舍都没戏。

      蔺晨知道后暗搓搓跑去跟景琰商量:“景琰,要不咱俩搬出来吧?”

       萧景琰真想一张校规拍他脸上:“全日制学生必须住校不知道啊?”

       蔺晨抱着团子不肯撒手,一人一猫集体卖萌:“咱俩离家都不远,经常回家辅导员不会说什么的。我直系师兄就搬到校外住了。何况宿舍又不查寝,搬出去住也没什么人知道的。团子你说是不是?”

       原则问题萧景琰相当坚持:“明诚师兄说要这周就要介绍我去明楼教授的实验室帮忙了,我还是留在学校比较好。”

       蔺晨震惊于明诚的下手速度:“这么快?我这边跟导师都要到明年了。”

       萧景琰原本也是奇怪的:“师兄说明教授那边今年没招研究生,人手不够,让我过去提前看一看感受一下,估计也不会让我干什么太专业的活儿。”

       真实原因蔺晨心知肚明,毕竟私底下明诚是这么跟他说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蔺晨看着怀里团子跟萧景琰相仿乌溜溜的圆眼,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要是自己下手晚了景琰跟了别人怎么办!不不不,绝不能让这一切发生,一定要像阿诚哥一样先下手为强把人定下来。

       一旦蔺晨有了目标,就会一门心思钻进去研究如何实现,连萧景琰都见的少了。

       萧景琰迟钝的很,一点都没感觉到蔺晨背着他暗戳戳的在做什么,当然这也跟他最近经常去实验室帮忙有关系,大半的空闲时间都填进去了,被明诚形容成“海绵似的”,不断学习新的东西。

       直到圣诞节前两天,明诚问他:“景琰,你觉得这两个领带哪个适合送给我大哥当圣诞节礼物?”

       萧景琰放下手里的材料,帮明诚认真参谋了一番,突然发觉自从他跟蔺晨在一起,他还没有送过任何礼物给蔺晨。

       他连忙求教:“师兄除了领带还送过什么?”

       明诚暗笑,觉得萧景琰这孩子太实诚:“送人要投其所好,问我可不顶用。有时间旁敲侧击的问一问,看看对方缺什么或者喜欢什么,或者亲自动手做也不错。”

       萧景琰回到宿舍就发愁,蔺晨用的东西也没见有什么好恶,虽然知道他喜欢吃粉子蛋,却不好作为生日礼物,亲自动手做东西倒是不错……

       圣诞节当天下午,蔺晨正在宿舍计划他的大计,冷不丁接了萧景琰的电话:“我快到你们宿舍楼下了,一块儿出去吃饭吧。”

       蔺晨拿着电话就开始换衣服:“美人儿邀请我肯定要去啊!好好好你不是美人儿,你是美男……好好好我闭嘴,你等一下,我马上就下来。”

       萧景琰在宿舍楼下站的比小白杨还笔直:“我到了。”

       蔺晨一路狂奔到宿舍楼门口:“我也到了!”

      然后蔺晨傻眼了,为什么萧景琰手里拿了个粉红色的盒子还扎着蝴蝶结粘着玫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