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葭莳

楼诚不拆不逆,衍生不逆随便拉郎配。写多少看心情和时间,可以催更点梗,不接受无理取闹。天台、双曼不逆,风镜、台丽也可以。
微博秦地蒹葭岂有知上只有肉,需要者自取蟹蟹。

500粉点梗

本来想装作没看到的(/∇\*)算了,大不了欠债不还(泥垢了)

随你们点吧,不拆不逆就行。

我还是很好说话的(拖稿什么的,可以原谅对吧)

【楼诚】假如他们一家都是中药成精

       emmm这可能是个系列,也可能只有这一篇, @明月何皎皎 点的梗。以及OOC还有文笔烂,包容一下欠着一堆作业的可怜人吧

-----------以下正文----------

       明家都是姜科大佬成精。

       明堂是砂仁,药如其人,温厚老实。

       大姐明镜是郁金——不是百合科郁金香啦——神奇的姜科郁金,活血止痛、行气解郁、清心凉血、利胆退黄的无所不能的大神。善良美丽又动人,救死扶伤无数,不过,谁要是敢惹她,呵呵,几乎都只有(被她几个弟弟)做成肥料的下场。

       大哥明楼是生姜,入药历史悠久(年纪大),看起来平凡的模样掩饰他辛辣的内在,功效乱七八糟只多不少。大概是因为药食两用所以对美食充满了探索欲。

       所以……

       “明楼,你不要再吃了呀,看你好好一个生姜都快胖成土豆了,我们明家不要面子的啊?”

       听明镜这样说,明楼只好默默放下自己手里的碗。

       当然,曾经明楼一点也不胖,英俊潇洒,招蜂引蝶,还吸引了丁香汪曼春的注意。在汪曼春的

       但是明镜不许:“家规十九畏(注一)里明说了,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这段恋情就这么结束了。

       郁闷的明楼外出散心,捡回来了一株蔫蔫的半夏——明诚。

       明诚也是命途多舛。原本在山里过得好好的,硬是被桂姨当成什么好药挖走养着,结果没几天,桂姨发现明诚并不是什么名贵药材,而且还有毒,一边骂着“你是不是想害死我”,一边把他连根拔出扔在一边不管不顾。明诚被晒得头晕眼花十分虚弱,却硬撑着逃了出来,没走两步就晕倒在明楼面前(明楼说是怀里)。

       从此心狠手辣的狼毒桂姨绝迹,世间多了一个眼眸清亮的明诚。

       刚到明家时,明诚很害怕,一直缩在角落里不出来,在明楼反复的追问下,他喏喏的低声说:“我有毒,会害死人的。”

       明楼一把抱起他:“有大哥在,你就不会害死人啦。”

       明诚张着迷蒙的眼:“真的吗?”

       明楼笑着带他去看书:“瞧,不是我说的,是书上写的。‘生姜杀生半夏毒’(注二),意思就是我能让你变得又有用又不会害人。”

       一下子,明诚像抓救命稻草一样用全身叶子缠紧了明楼:“那大哥不要丢下我。”

       明楼点头:“好,我们不分开。”

      后来,这俩人真的再没有分开,黏黏糊糊的好像一个人。明楼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了他无止境的发胖,在胖成土豆稳重如山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而明诚,抽条长成之后身材就一直那么好。徒惹明楼羡慕。

       某天,明楼突然想起来这段往事,与阿诚调笑:“你我也算得上相爱相杀了。”

       明诚脸不红心不跳,反调戏回去:“你是说在床上?”

       明楼面上故作正经:“我是说你我相爱,药性相杀。”画风一转,“当然,床上也是。”

       明诚笑:“我应该出个论文,《论我男人的脸皮怎么可以这么厚》。”他狡黠的眨眼,“大哥这么想跟我相爱相杀,去吃晚饭就太浪费时间了,我会告诉大姐您有多不想吃晚饭的。”

       明楼笑骂:“你个小混蛋!”却见明诚早一溜烟跑了。

       嗯,日月木娄觉得又该整肃家风了呢。

       注一:十八反十九畏是中药传统上认为不能同时使用的药物,具体内容可以百度,其中一条就是“丁香莫与郁金见”,所以大姐和汪曼春是天生不合。

       注二:相杀是中药中的一种药物关系,意思是一个药物能降低或消除另一种药物的毒性,例如生姜杀生半夏和生南星毒,各位要是还不理解,出门右转百度谢谢。

【楼诚】声与光

       文中梗来自于我最近热衷于虐狗的室友。

       现代,OOC挺严重私设还多,图个乐子。

―――――――以下正文―――――――

       某年,明诚甩下明楼潇洒出差一月。

       明楼开始两天还能忍得住,第三天就发作起来,狠狠骂了几个下属;第四天亲自训了晚归的小弟;第五天摔了杯子;第六天上火牙疼,喝了一天菊花。

       为免明诚担心,明楼硬是不肯跟明诚诉苦,是以每日跟家里通话的明诚一开始没察觉哪里不对。直到第六天无意听明台悄悄说了一句,说大哥今天脸色黑的跟门神似的。

       明诚耳尖,听见后笑问:“你又惹大哥生气了?”

       明台见明楼已经回书房了,大着胆子抱怨起来:“我哪敢啊,就是最近大哥跟吃了火药一样,连饭都吃的少了。大姐还说他有减肥的觉悟真是难得。”

       明诚一下子不笑了:“你把手机给大哥。”

       这下麻烦了,明台听着阿诚哥不善的语气实在是头皮发麻,催着明楼接了电话:“阿诚,出什么事了?”

       明诚的手指一下下敲着手机就是不出声,明楼一直等着,等到明诚终于开口:“我没事,你有事。”

       明楼拿不准他是发现了自己发脾气,还是自己牙疼,还是连自己有些头疼失眠都知道了,干脆来个拒不承认:“我没事。”

       明诚收了手不再敲:“你左下第五、六牙的牙龈肿了。”语气肯定的不得了。

       明楼不忘打趣他:“果然有了阿诚,连看牙医的费用也可省下了。”

       明诚不想理他:“昨晚头疼了吧。”

       这种事明楼习惯避重就轻:“只是有些失眠。”他很轻很轻的,克制着叹了口气,“没你,不习惯。”

        明诚低垂了眼:“大哥怎么这会儿不睡个午觉?”

        明楼拿着手机躺下来:“陪我说说话,说不定我就睡着了。”

        明诚不肯:“越说越睡不着。”他似是料到明楼会失望,很快就想到了折中的方法,“大哥躺好,我唱歌给你听。”

       明楼合上眼,听着阿诚随口唱了几句,仿佛是想不起来词了,又换了一首,都是平和舒缓的调子,低沉的像是冬天给人盖上温暖的棉被。

       “阿诚。”

       明诚听着很担心:“还是睡不着吗?”

       “当然,我都陷进你的声音里了,何以自拔?”

       明诚在电话这头忍不住笑意,故意说:“您的歌曲余量不足,请用自拍充值。”

       明楼坐起来:“你啊――这又是哪一出。”

       明诚忽觉不好意思,像是回到他们都年轻气盛的毛头小伙子的时代,脸颊快把手机烫穿了:“拍给我吧,我――也是想你的。”

       随即,明楼给他发了好几张照片。

       然后明诚又生气了:“大哥你头疼为什么不说!”

       明楼头更疼了,揉着太阳穴问:“阿诚你这火眼金睛怎么练得?”

       明诚撇撇嘴:“你什么情况我能不清楚。你肯定又熬夜了,眼圈黑的跟大熊猫似的。再这样我要向大姐告状的。”

       “都听你的。”

       晚上,明楼把明诚唱的歌又放了一遍,奇迹般地一夜好眠。

       声穿过地球,光划过宇宙,不及我心飞向你的漫长路程。


【蔺靖/微楼诚】医者不自医(十四)

       蔺靖两人在的两所学校都是一等一的好学校,在各自的领域里占据了金字塔顶端,软件硬件自然配备的是最顶尖的,连宿舍管理都是用的专业团队,进出刷卡否则免谈,一丝不苟严格执行规定――扯远了,反正就是说,不管是蔺晨还是萧景琰,想进对方宿舍都没戏。

      蔺晨知道后暗搓搓跑去跟景琰商量:“景琰,要不咱俩搬出来吧?”

       萧景琰真想一张校规拍他脸上:“全日制学生必须住校不知道啊?”

       蔺晨抱着团子不肯撒手,一人一猫集体卖萌:“咱俩离家都不远,经常回家辅导员不会说什么的。我直系师兄就搬到校外住了。何况宿舍又不查寝,搬出去住也没什么人知道的。团子你说是不是?”

       原则问题萧景琰相当坚持:“明诚师兄说要这周就要介绍我去明楼教授的实验室帮忙了,我还是留在学校比较好。”

       蔺晨震惊于明诚的下手速度:“这么快?我这边跟导师都要到明年了。”

       萧景琰原本也是奇怪的:“师兄说明教授那边今年没招研究生,人手不够,让我过去提前看一看感受一下,估计也不会让我干什么太专业的活儿。”

       真实原因蔺晨心知肚明,毕竟私底下明诚是这么跟他说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蔺晨看着怀里团子跟萧景琰相仿乌溜溜的圆眼,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要是自己下手晚了景琰跟了别人怎么办!不不不,绝不能让这一切发生,一定要像阿诚哥一样先下手为强把人定下来。

       一旦蔺晨有了目标,就会一门心思钻进去研究如何实现,连萧景琰都见的少了。

       萧景琰迟钝的很,一点都没感觉到蔺晨背着他暗戳戳的在做什么,当然这也跟他最近经常去实验室帮忙有关系,大半的空闲时间都填进去了,被明诚形容成“海绵似的”,不断学习新的东西。

       直到圣诞节前两天,明诚问他:“景琰,你觉得这两个领带哪个适合送给我大哥当圣诞节礼物?”

       萧景琰放下手里的材料,帮明诚认真参谋了一番,突然发觉自从他跟蔺晨在一起,他还没有送过任何礼物给蔺晨。

       他连忙求教:“师兄除了领带还送过什么?”

       明诚暗笑,觉得萧景琰这孩子太实诚:“送人要投其所好,问我可不顶用。有时间旁敲侧击的问一问,看看对方缺什么或者喜欢什么,或者亲自动手做也不错。”

       萧景琰回到宿舍就发愁,蔺晨用的东西也没见有什么好恶,虽然知道他喜欢吃粉子蛋,却不好作为生日礼物,亲自动手做东西倒是不错……

       圣诞节当天下午,蔺晨正在宿舍计划他的大计,冷不丁接了萧景琰的电话:“我快到你们宿舍楼下了,一块儿出去吃饭吧。”

       蔺晨拿着电话就开始换衣服:“美人儿邀请我肯定要去啊!好好好你不是美人儿,你是美男……好好好我闭嘴,你等一下,我马上就下来。”

       萧景琰在宿舍楼下站的比小白杨还笔直:“我到了。”

       蔺晨一路狂奔到宿舍楼门口:“我也到了!”

      然后蔺晨傻眼了,为什么萧景琰手里拿了个粉红色的盒子还扎着蝴蝶结粘着玫瑰花???


秦葭莳

目录-Q:

主页:http://qinjiashi.lofter.com








【楼诚】回答




【楼诚/天台】名字也是情话


【楼诚/天台】作死的小少爷只有阿诚哥能救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一)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二)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三)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四)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五)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六)(缺失)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七)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八)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九)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十)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十一)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十二)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十三)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十四)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十五)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十六)


【楼诚/天台】出国重新谈恋爱(十七)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十八)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十九)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二十)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廿一)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廿二)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廿三)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廿四)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廿五)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廿六)大结局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后记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 番外一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 番外二


【楼诚】出国重新谈恋爱 番外三


【楼诚】眼前人





【楼诚/台丽】圣诞节




【楼诚】生日贺文懒得起名字





【楼诚】有琴无筝(序)


【楼诚】有琴无筝(一)


【楼诚】有琴无筝(二)


【楼诚】有琴无筝(三)


【楼诚】有琴无筝(四)


【楼诚】有琴无筝(五)


【楼诚】有琴无筝(六)


【楼诚】有琴无筝(七)


【楼诚】有琴无筝(八)


【楼诚】有琴无筝(九)


【楼诚】有琴无筝(十)


【楼诚】有琴无筝(十一)


【楼诚】有琴无筝(十二)


【楼诚】有琴无筝(十三)完结


【楼诚】有琴无筝·番外·一将功成万骨枯


【楼诚】有琴无筝·番外·





【楼诚】哪怕飞机失事,你也要降落在我心里




【楼诚】装个毛的失业想追我就直说嘛




【楼诚】元宵节捡个元元(宵?)





【多cp】当他们收到草莓花束的时候(上)


【多cp】当他们收到草莓花束的时候(下)






【楼诚】谁说两个Alpha不能好好的(一)(缺失)


【楼诚】谁说两个Alpha不能好好的(二)


【楼诚】谁说两个Alpha不能好好的(三)


【楼诚】谁说两个Alpha不能好好的(四)


【楼诚】谁说两个Alpha不能好好的(五)


【楼诚】谁说两个Alpha不能好好的(六)


【楼诚】谁说两个Alpha不能好好的(七)


【楼诚】谁说两个Alpha不能好好的(八)


【楼诚】谁说两个Alpha不能好好的(九)





【谭赵】瞎了眼了





【蔺靖/楼诚】你信不信景琰其实不傻(上)


【蔺靖/楼诚】你信不信景琰其实不傻(下)





【凌李】手一抖会抖出什么?




【凌李/微楼诚】段子要什么标题甜就好啦




【楼诚】舌对舌颤音教学





【楼诚中医系列】专治明台老中医


【楼诚中医系列】藿香正气与酸梅汤


【楼诚中医系列】老中医是如何吃火锅的


【楼诚中医系列】明长官要吃红烧肉


【楼诚中医系列】头疼还高血压怎么办?


【楼诚中医系列】上山采药去(上)


【楼诚中医系列】上山采药去(中)


【楼诚中医系列】上山采药去(下)


【楼诚中医系列】上山采药去(完)


【楼诚中医系列】日常啊日常





【楼诚/蔺靖/谭赵/凌李/庄季】假如另一半是个中医




【楼诚】涅槃(不是刀也不是糖)




【楼诚】放心




【楼诚】考试和考试是不一样的





【蔺靖】医者不自医(一)


【蔺靖】医者不自医(二)


【蔺靖】医者不自医(三)


【蔺靖】医者不自医(四)


【蔺靖】医者不自医(五)


【蔺靖】医者不自医(六)


【蔺靖/微楼诚】医者不自医(七)


【蔺靖】医者不自医(八)


【蔺靖】医者不自医(九)


【蔺靖/微楼诚】医者不自医(十)


【蔺靖】医者不自医(十一)


【蔺靖】医者不自医(十二)


【蔺靖/楼诚】医者不自医(十三)





【楼诚】请亲吻你的新娘吧




【楼诚】试色




【楼诚】剪刀要气死了




【楼诚/天台】天台四万八千丈




【楼诚】没有爱字的情书

【楼诚】没有爱字的情书

吾弟明诚亲启

       见字如面

       昨日辗转得知你各项成绩,与我当年不相上下,颇感欣慰。电话中说与大姐,大姐亦高兴,更惦念你身体,嘱你不可过于劳心。明台打坏了你房中收藏的钢笔,我认出那是我当初赠予你的,已教训过他,并将钢笔修好,妥善保管。伏龙芝天寒地冻,护好手脚,若有冻疮及时抹药,不要嫌药味刺鼻,当年我亦用过,疗效甚佳。

       若一切顺利,半年后你就可返回,路上不要耽搁,直接回巴黎家中见我。

       前信你问上海状况,据大姐说,上海歌舞升平依旧,只座上宾多是狗头黑心之辈。待你归来,我们必要回到那埋骨之地,周旋各方。此事大有可为,只是须你我联手,才能确保在魑魅魍魉间万无一失的游走。但我有些话,不能不剖心以告。

       阿诚,我不愿置你于险境,却难免为国伤你。无论我如何苦心积虑,也难在危如累卵时保你。于你我而言,虽早置生死于度外,亦不堪同志者加害,更何况千钧一发时害彼以自保,然一旦回到上海,你我或将不得不如此做以保存我党星星之火。我尚且难下决断,何况于你。故实言相告,无论你如何抉择,我皆认同。

                                                             明楼

【蔺靖/楼诚】医者不自医(十三)

       这一篇拖来拖去拖到现在很抱歉,留着这篇文不肯往下写实在是害怕我以后一篇都不想写了……我好像也就只会写很平淡的文,甜水似的,我总担心你们喝多了会腻会想喝些酸的咸的辣的苦的,但生活里酸苦辣咸已经太多了,我只想在我的笔下保留一些甜,哪怕很淡也好。

――――――――以下正文――――――――

      暑气未退尽,陆陆续续开始的大学生军训全都成了煎熬。大太阳地里站的整整齐齐的小伙子小姑娘都生了自己是条咸鱼的错觉。

       蔺晨如愿上了Z大九年制的国医班,萧景琰也有惊无险的被明楼所在大学的兵器工程专业降分录取。

       巧在蔺晨跟萧景琰虽然不是一个学校,却在一个军训基地里,日日在大操场两段对望,偶尔在食堂抢饭也能撞上,后来夜里溜出来买零食就能多说几句话,可惜休息时间少得可怜,两个人凑在一块儿也就能问问吃喝训练。令蔺晨心痛的是他眼睁睁看着萧景琰晒黑了一层皮,活像个猕猴桃。

       萧景琰自己浑然不知,他的犟脾气一向是凡事全力以赴,教官说要做到什么程度他就老老实实做到什么程度,根本没考虑晒黑对自己颜值的影响。

       蔺晨一边高兴一边担心,高兴的是对他家景琰感兴趣的小姑娘少了;担忧的是再晒景琰快赶上黑人了。

       于是暗搓搓打电话向阿诚哥求助。

       明诚笑:“这有什么不好办的?明氏集团有一款防晒霜很不错,大姐常用的。等会儿让厂子给你寄一箱试用装,你看着他用。”

       蔺晨心喜:“阿诚哥,试用装的邮费我包了!”

       不过明诚的便宜哪有那么好占:“邮费就算了,回头别忘了劝景琰选大哥当导师。”

       蔺晨试探着问:“要不我等军训完就带他回家吃饭顺便见见大哥?”

       明诚那边正吃饭,“啪”一声打掉了明楼伸向红烧肉的筷子才继续跟蔺晨说话:“你别吃了――怎么?怕人跑了?”

       蔺晨油嘴滑舌惯了:“我就是想给大哥创造认识景琰的机会嘛!阿诚哥你不是也想跟他聊聊吗?”

       电话那头明诚早就对他免疫了:“你想带就带回来吧。”到时候一起吃顿饭,观察观察再说。

       没过两天防晒霜寄到,箱子里还有一瓶全是法文的东西和几盒密密麻麻印着德语的东西,蔺晨略看了看就窘着脸把东西藏进了箱子里锁上了。防晒霜拿去忽悠着景琰天天抹。

       萧景琰本来不耐烦涂这个――他又不怕晒黑――无奈蔺晨拿出种种数据找出种种理由向他证明晒久了会得皮肤癌,软磨硬泡逼得他答应了。

       东西还是很管用的,萧景琰从猕猴桃进化成了牛皮纸――至少光滑了不少嘛。

       哦,你问蔺晨怎么知道的?他当然是亲(吻来吻去)身(摸来摸去)体验过啊!

       要不是军训不方便,蔺晨早就爬上萧景琰的床了。现在每天匆匆见的一两面就只够蔺晨亲亲抱抱,有时候累得连亲亲抱抱都省了,两个人对个眼神,看见的都是心累。

       蔺晨拿刀在床板上划正字,再写完一个正字军训就要结束了。可惜结束了也不是能天天见,到时候两校分居只怕更难见面,怎样才能同居呢?

       蔺晨头痛的思考起来。

六级考试上瞎写的


冬木冰画叶,平垣风啸歌。
庸人无好梦,斟酒映银河。

我想换“斟”字又不知道该换啥字,要是你们有灵感给个建议呗~

【楼诚/天台】天台四万八千丈

       题目没别的意思,就……天台赛高! @大树 我今天手速还算快喵~

       架空,OOC,扯,别打我。

―――――――――以下正文―――――――――

       王天风吃了明台的时候,其实没有意识到他俩在一起这件事有多麻烦。

       直到明台带他上门拜见丈母娘――啊不,他大姐。

       大boss明镜刀子嘴豆腐心早就被明台攻克了,结果明楼咬死了就是不认他这个弟婿,明诚表面上不说其实心里也不认。

       王天风离开前把明台扯到怀里耳语:“不是说家里人都搞定了?”

       此刻明台全然不知他背后楼诚二人已经看得眼睛快冒火了:“大姐压着呢,他们不敢做什么的。我看大姐挺喜欢你的,说不定过两天就能让你搬进来了。”

       存心要气明楼明诚,王天风在明台腰部的手不老实的动了动:“怎么,两天不见就想我了?”

       明台的手也不老实,在王天风颈后来回摩挲:“老师,看破不说破啊。”

       他们那边甜甜蜜蜜,客厅里明楼已经不知道运了几遍气了。

       明诚在一边“嗖嗖”的削苹果,看得人直冒冷汗。

       背对天台二人坐的明镜毫无察觉:“依我看,明台是该找个比他大些的,稳妥,会照顾人。这个王天风是个老师吧?恐怕不富裕,不过待明台是很好的,方才在桌上还晓得叮嘱他多吃菜。明楼,你这个大哥也没有人家做的好呀。”

       明诚削好一盘苹果,把盘子一推站起来:“大哥大姐吃水果,我还有事先回房了。”

       明镜眼一横:“回来!怎么,我看得不准?”

       明楼替明诚说了:“阿诚实在是不放心,那个王天风比明台大不少,一点也不简单,颇会经营,认识的都说是个长袖善舞的人物。明台还小,没什么心机,万一被他骗了可不好。”

       明镜瞪他:“都交往好几年,登门拜访了,还要怎么骗?再说明台哪有你说的那么傻,是不是真心他还分的出来。”

       明诚低着头一边削苹果一边嘟囔:“我看王天风就是为了跟大哥做对。”

       明楼再接再厉:“大姐,明台确实还小,那个王天风没安好心……”

       送人回来的明台瞬间跳出来反驳:“我不小了!大哥,你跟阿诚哥在一起的时候阿诚哥才十六!”说完才反应过来,完了,说漏嘴了。

       之前明诚为了替明楼开脱,给明镜说是他上大学的时候才在一起的。明台也知道。

       明镜瞬间暴怒:“明楼!你给我说清楚,你们俩到底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在明楼还没有承认时,“好啊!我们明家居然养出你这么个禽兽了……阿诚才十六能懂什么,还不都是你教的!给我跪到小祠堂去,阿诚,你不许给他求情!你之前还跟他一起瞒我,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当初你就应该找我做主的,也不至于你被明楼耽误了啊!”

       明诚哭笑不得:“大姐,真不是大哥强迫我的……”

       可惜明楼最终还是跪了一个小时的小祠堂。

       自此王天风开始天天来明家蹭饭,意图攻略明楼明诚。不过,明楼冷笑着给明诚示意,明诚领会了其中精华,一番加速运作之下给王天风硬是安排了三个月的出差。

        两个人相视一笑,拉了灯。

       出差的前一晚,王天风翻墙溜进了明家,准确无误的翻进明台屋子的窗户。

       明台属夜猫子的,当然还没睡,看见他十分惊喜:“老师!”

       王天风比了个手势:噤声。

       明台放轻了声音:“我家隔音效果很好的。”

       王天风笑:“你在暗示我什么?”

       明台被他的笑迷住了,就像是第一次在飞机上见到他时:“没有……”

       回应他的是王天风一把将他按在了墙上,贴着他的耳朵说话:“不管有没有,我会把它变成有。我要饱餐一顿来熬过三个月的饥渴,不过分,不是吗?”

       明台咬他的耳朵:“又不是我害得!”当然手里没停过拉扯衣裳。

       同时王天风一直在解扣子――两个人的:“你大哥那边我有办法对付。现在的问题是你――要不陪我走一趟,要不今晚你别睡了,自己选。”

       明台瞪他、推他、踢他:“废话,我走得了吗!”

       王天风顺势放开他,在明台依依不舍的目光里低声的笑着逗他:“其实就是想你了,过来看看。不过既然你这么热情,我决定配合一下。”说罢将一脸懵逼的明台掀翻在了床上。

       拉灯。

       结果?结果就是第二天明诚看见明台有气无力仿佛脱了一层皮的样子,分分钟想跟王天风决斗。

       不过还没等他找王天风决斗,在王天风的推波助澜下,明楼和明诚突然忙碌起来处处有人找事。

       在他们两个人忙的不着家期间,王天风趁机结束了本就无所事事的出国考察,说服了明镜,随即堂而皇之的搬进了明家。天知道明楼明诚忙完回家看见王天风的时候花了多大力气才忍住不砍死他。

       算了,好歹也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反正明镜是很高兴的,弟弟们终于都有了归宿的成就感真是爆棚啊。